高空视角下的EIA原油市场

原创 52jincha  2年前 (2018-08-02) 328℃

在2018年的最后几天里,圣诞老人驾雪橇完成了传统的环球长途旅行。鉴于驯鹿这种清洁且可再生的生物能源再次展示出强大的动力,原油下跌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问题是圣诞老人年年长途跋涉,但油价却处于波动中。布伦特原油价格在2018年的最后三个月里跌幅超过40%,价格一度跌至17个月来最低水平。油价以堪比驯鹿雪橇的速度迅速掉入了技术熊市,虽然在年底前又展现出强烈的求生欲,酝酿了一波反弹,但总体来说这一年对原油来说仍不友好。面对这种局面,拥有高空视角的圣诞老人会看到一些与之前不同的变化。

从北极村出发的圣诞老人会率先驶过北美大陆,那里与往年有很大不同,他的雪橇没有遭到航空监管部门的监控。美国政府遭遇关门的危机,这加剧了投资者对经济增长的担忧,他们在节日前纷纷涌向黄金和公债等避险资产,而原油则被卖出,这让油价进一步承压。

美国政府关门是近期才出现的问题,而原油市场的不景气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对原油影响更大的,是美国在原油版图中地位的变化。美国石油出口量在11月底数十年来首次超过石油进口量。就在2005年,美国石油净进口量平均还超过每天1250万桶以上。在那之后,美国和其北方邻国加拿大,都享受到页岩油革命的丰硕成果。

自2005年底以来,除北美以外的全球原油产量仅增长了4.7%,即每年增长0.35%。与此同时,北美原油产量增长了95%,年增长率为5.3%。作为快速增长的结果,现在美国长期以来作为全世界最大石油进口国的地位出现了逆转。尤其是在经历了2014年到2015年的那场油价割喉战的考验后,页岩油生产商的成本控制能力有了极大的提高,足以应付过去三个月里这场40%的价格跌幅。因此近期油价下跌可能不会对美国的原油产量产生负面影响,到2019年春季,美国产量可能会达到每天1200万桶。

由于自身供需关系的逆转,让美国在原油市场上有了更大的话语权,这种话语权集中体现到特朗普身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对高油价和强势美元颇为不满,认为这对美国经济的前景带来威胁。他批评美联储是“经济中的唯一问题”,也向生产国施压让其扩大产能,压低油价。至少在油价方面,特朗普在年底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而在2019年里,特朗普仍将扮演原油市场中的不确定因素。

在驶过北美后,圣诞老人的雪橇一路驶向西面,会抵达俄罗斯。俄罗斯和前苏联的其他成员在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且生产下滑后,成为原油市场中的摇摆生产者,虽然俄罗斯最终回归最顶级的原油生产国的行列,而且油气出口是其外汇收入里的重要支柱,但俄罗斯却很少利用其在石油市场的影响力来影响价格,相反却经常成为油价下跌的受害者,油价走低会直接影响其平衡预算的能力。

俄罗斯无疑拥有将原油生产能力转化成影响力的潜力。虽然普京可能永远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对自身不满的价格直接开炮,但他却可以在同其他重要产油国协调方面做得更多,而且这一趋势已经从2016年来逐渐体现,在今年12月初再次被印证。由于俄罗斯的原油产量一直保持稳定,储量仍然巨大,未来俄罗斯对油价的影响力可能会增长。此外,俄罗斯在原油生产方面的技术较为落后,这也意味着俄罗斯在未来十年内扩大产能的空间很大,这使得俄罗斯能够继续成为世界主要石油供应国之一。

经过俄罗斯后,圣诞老人继续向西抵达维也纳。音乐之都在街道上响彻“铃儿响叮当”的欢快乐章,但坐落在这个城市中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却有些愁云惨淡。油价下跌意味着这些国家的利益直接受损,为了扭转油价颓势,12月份稍早,欧佩克和俄罗斯为首的盟友同意从1月起每日减产120万桶原油。但如果这一减产幅度仍无法平衡油市的话,阿联酋称欧佩克及其产油国盟友随时准备好举行特别会议,并将采取必要措施继续救市。

随着卡塔尔的退出,曾经在原油市场上呼风唤雨的欧佩克已经逐渐变得有心无力。欧佩克剩下的14个成员国中只有沙特阿拉伯能够削减所需产量以推升油价。但就连沙特对市场的影响力也是有限的,现在沙特只有和俄罗斯联手,才能达到影响油价的目的。但由于美国的钻井机群数量庞大,通过限产控制油价的旧方法的效果已受限。

对石油进口国来说,目前的低油价是圣诞老人从雪橇上扔下的礼物,而对生产国来说,他们要在彼此竞争中跑得足够快,才能避免成为这轮价格调整牺牲品。从被威胁排除到市场之外的伊朗,到基础设施处于危机之中的委内瑞拉,再到十多年来产量持续减少的墨西哥,已有不少传统的产油国被逐渐边缘化,大家都在想方设法不要成为下一个。

本来2018年初的油价上扬缓解了这种焦虑,就在三个月前,“救市”还是一个和市场相去甚远的词,当时人们考虑的是如何防止油市过热。当前原油市场出现的这些变化让一些曾对油价持乐观看法的人惨遭打脸。大宗商品交易商托克9月底还表示,布伦特原油明年初可能突破每桶100美元,事实证明现在的油价只剩下当时乐观估计的一半。虽然最后几个交易日里的强势反弹让原油大概率远离约3年前每桶28美元的水平,但像当初设想的那样再次触及2008年6月接近150美元高点的希望更加渺茫。

唯一可以笃定的是,明年这个时候圣诞老人会再次乘坐驯鹿雪橇环游世界,届时高空视角下的原油市场和今年又会有所不同。

本文地址:http://www.waipan9.com/2189.html
手机访问:扫描二维码,穿越到手机端继续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52jincha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